全国各类职场信息、招聘需求免费分享平台

成都“嘉年华”被查“首席心理专家”履历不实

发布:11-30分类: 招聘资讯

  原标题:成都“嘉年华”被查,“首席心理专家”刘树林公开履历不实

“嘉年华”官网宣传刘树林的材料。  “嘉年华”官网截图

  被曝虐待学员的成都嘉年华青少年心理辅导中心(以下简称“嘉年华”),其“首席心理专家”刘树林的公开履历或有不实。

  据《南风窗》此前报道,“嘉年华”是一家问题少年矫治机构,有7名学员反映在其中遭到体罚、虐待等,而“教导员和心理老师对此纵容、淡漠”。

  成都市郫都区教育局11月24日通报称,7月15日,郫都区教育局、区公安分局、区市场监管局和新民场街道对“嘉年华”进行了调查处理,发现该企业存在违规经营的办学行为。

  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调查发现,在“嘉年华”官网显示的刘树林履历中,其中国保健协会心理保健专委会副秘书长的职务已失效,宣称的西南交大任教经历失实。

  多机构否认刘树林职务信息

  “嘉年华”官网显示,刘树林任中国保健协会心理保健专委会副秘书长、成都市应用心理研究会会长,曾在西南交大等学校担任教学工作。

  11月27日,中国保健协会心理保健分会会长郑运良告诉澎湃新闻,刘树林确曾任中国保健协会心理保健专委会副秘书长,但“中国协会心理保健专委会”已改名为“中国保健协会心理保健分会”,没有再任命刘树林,之前的职务自动失效。

  工商信息显示,“成都市应用心理学研究会”属于社会团体性质,主管单位为成都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,法人代表为刘树林。成都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学会学术部一名李姓主任称,刘树林确为成都市应用心理学研究会会长,她表示“在嘉年华任教属于刘树林个人行为,与研究会无关”。

  然而,“嘉年华”官网资料称,成都嘉年华为成都市应用心理学研究会青少年心理科研基地。对此,李姓主任称,嘉年华曾于2014年到2015年交会员费,成为成都市应用心理学研究会的会员单位,但之后没有续费,嘉年华不再是会员单位。

  不过,学员称拍摄于2019年11月的照片显示,嘉年华门口依然挂着“成都市应用心理研究学会青少年心理科研基地”的招牌。

  29日,澎湃新闻联系西南交通大学核实刘树林的教学经历,该校党委宣传部回复了一份情况说明函称,刘树林并非西南交通大学教职工,也没有被西南交通大学聘任的经历。

  记者查询发现,成都天使儿童医院官网显示刘树林为该院医师。院办主任杨世昊对此称,刘树林只是心理咨询师,不是医师,由于医院和成都应用心理学研究会有合作,故请研究会的心理咨询师出诊。

  家长称送孩子入校因信任“专家”

  “嘉年华”学员陈思(化名)的母亲告诉澎湃新闻,她因为在某电视台节目中看到过刘树林担任心理学点评专家,后来在网上搜索,发现刘树林在该校任教,便把“早恋、厌学”的孩子送进了“嘉年华”。

  “嘉年华”官网中,刘树林的名字出现40多次。官网介绍称,除了任成都电视台《美丽人生》、《道梦空间》的特邀嘉宾,刘树林还任四川电视台第二频道《幸福在哪里》、《黄金30分》、《非常话题》、《第四直播间》常年特邀心理学点评专家。

  官网显示,刘树林与另一教师潘晓阳“成功帮助在外流浪4年多的非常叛逆的‘问题孩子’实现蜕变的真实故事在2009年曾被权威媒体报道”。

  陈思母亲称,当时“嘉年华”负责人告诉她,“学校施行感化教育,刘树林会经常过来,给孩子上心理大课。”她说,自己当时不放心,还联系刘树林咨询,对方承认自己“在郫县开了一家孩子心理矫正中心”。

  两位“嘉年华”的前学员向澎湃新闻表示,他们经常在“嘉年华”里看到刘树林,平时训练、吃饭,他都会出现;有时他会开车带学生去体检;2015年修建多媒体教室的时候,他会来工地视察工作。

  11月26日下午,针对媒体所指“嘉年华”中的虐待行为,澎湃新闻联系到刘树林,其称,“我只是间接指导心理老师,其他情况不介入也不知道。”

  “嘉年华”所在村曾有另一家行为训练基地

  成都市郫都区教育局11月24日通报称,“嘉年华”持有“成都嘉年华健身服务有限公司”和“郫都区嘉年华心理咨询服务部”的营业执照。工商信息显示,这两家公司的注册地址均位于成都市郫都区新民场镇金柏村。

  据《成都商报》2009年2月28日报道,一家名为“成都市维尔彬行为训练基地”的机构也位于郫县新民场镇。澎湃新闻记者发现,智联招聘网上一则题为“成都维尔彬青少年教育训练基地”的公司简介显示,“成都维尔彬青少年教育咨询中心”地址位于“嘉年华”所在的金柏村。

  上述智联招聘网站的公司简介称,该中心由“刘树林教授等一批心理学家、社会学家亲自主笔《青少年问题行为训练大纲》”。据工商信息,“成都市维尔彬青少年教育咨询中心”成立于2007年6月28日,法定代表人为潘昌全,该公司的经营范围包括教育信息咨询、心理咨询(不含治疗项目)。

  四名“嘉年华”前学员告诉澎湃新闻,他们看到“嘉年华”多处门牌的右上角遗留着“维尔彬”的字样,如教室、寝室、厨房、食堂等。但学员表示,“嘉年华”不允许学生携带手机,他们的说法没有照片予以印证。

  2009年,“成都维尔彬行为训练基地”曾被《成都商报》披露存在虐待、打骂学员的情况。报道引述学员说法称,“饿饭、打骂、性侵犯,都是事实”,一位“维尔彬”的工作人员也称曾看见教官打骂学员。

  对此,记者多次拨打“嘉年华”官网上的联系电话,未能接通,目前还未能证实两家机构之间的关系。

  “嘉年华”前学员谢矛(化名)告诉记者,7月16日,他曾到郫都区公安分局扫黑办反映“嘉年华”涉嫌对未成年有软暴力和暴力行为。7月26日,一份郫都区分局出具给谢矛母亲的行政处理决定书显示,“未发现该企业有体罚、虐待、非法限制未成年人自由的软暴力和暴力行为。”

  11月26日,媒体报道后,谢矛以“嘉年华”涉嫌非法拘禁和非法行医罪,要求郫都区公安分局立案调查。澎湃新闻记者多次致电郫都区公安分局,希望获知调查最新进展,但电话一直未接通。(实习生 陈媛媛 澎湃新闻记者 黄霁洁)

责任编辑:张申

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,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,谢谢合作!

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